一个真实的故事:一瓶打了四十年的酱油

一个真实的故事:一瓶打了四十年的酱油

   信息来源:WbPDNMyT

图片来源于网络

清明前,北去列车的软卧车厢里,我与一位留着一把白胡子,看上去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伯相对而坐。老伯那浓浓的乡音、热情的话语,一下子拉近了我们间的距离。

老伯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早年,有一个俊朗的小伙子,名叫海子。他摇着拨浪鼓,跳着货郎担,成天走村串户地卖针头线脑。一个夏天的中午,突然,电闪雷鸣天降大雨。海子躲雨,躲到了村子里的一户人家。这家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善良可亲,叫妮子。妮子从床底下摸出了一个弟弟从外面捡回来的酒瓶,向海子换了个做针线用的顶针。

不知怎的,换顶针那刻,妮子那笑起来弯弯的眼睛、翘翘的小嘴一下就嵌入了海子的脑子,赶也赶不走了。打后,村子里的拨浪鼓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

当海子家门前柿子树上的柿子红满枝头时,海子娶回了妮子。一天,海子拿出当年那个用来换顶针的酒瓶, 笑眯眯地对妮子说:“打肠子里感激红娘---酒瓶”。

过门的第五天上午,妮子把那个酒瓶递给了海子,让他去铺子里打一瓶酱油。妮子送出门外,站在柿子树下笑吟吟地说:“早点回来啊”,海子边摆手边说“一会就回来”。

海子一甩大步到了铺子,刚把打酱油的酒瓶子放在柜台上,就过来了几个抗着q-iang气势汹汹的国民党兵,只见上来两个兵一把抓住海子说:“跟我们走一趟。”海子边大声喊着“你们干什么抓人”边挣脱着把打酱油的酒瓶子往怀里揣。天上飘起了小雨,风中回荡着海子一声又一声的哭喊“放我回家,我要打酱油”。

妮子怎么也等不来海子,她上铺子去找。卖酱油的老伙计说海子被抓壮丁的捆走了。妮子一下子瘫在了酱油缸前。

海子被抓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一次打仗,海子估摸着可能回不来了,就悄悄地找到当伙夫的同乡林大哥,托他把打酱油的酒瓶子带回老家给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