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念书的孩子》:农村留守“背后”

反思《念书的孩子》:农村留守“背后”

   信息来源:WbPDNMyT

《念书的孩子》是郑州市一家影视公司拍摄的一部儿童电影,故事围绕一个农村留守儿童而展开。它诚实地描绘了如今中国大部分农村的景象,客观地记录了一个农村留守家庭孩子的视角。由于儿童电影在中国市场十分低迷,该片受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在技术上并不完美,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该片的欣赏。该片在美国第九届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中荣获“最佳影片奖”。

众所周知,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着改革开放程度的不断加快和程度的深入我国进入了由从农业型社会向工业型社会转型的时期。这种转型使得我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城市所需劳动力日益倍增,这便促成了农村大量劳动力转移至城市,但是受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户籍等客观问题的限制,使得大部分的农村外出务工人员与家中儿童和老人过着两地而居的生活,由此也产生了规模庞大的农村留守群体——“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念书的孩子》中的主人公——开开和爷爷便是时下中国农村留守现状的一个缩影。“留守儿童”开开由于父母双方都外出务工,长时间不能与父母生活在一起,仅能在春节时候与父母团聚,平时只能得到爷爷的照顾。由于缺少父母应有的关爱和教育,也造成了开开心理上的一些问题。性格较为内向,缺少交流对象,与其捡到的流浪狗小胆儿经常“对话”。在学习上开开更是缺少帮助和监督,由于爷爷文化程度不高对开开的学习不能起到帮助和监督作用。而对于留守老人——开开爷爷来讲,随着儿子儿媳的外出,患有肺经病的他却要担负起照顾整个家庭的重担。对于留守老人来讲,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会越来越弱,加之其患有疾病,生活缺乏照料,还要照顾孙子开开,故其因病去世时候身边仅有孙子一人。

电影本身可被视为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一个最佳装置,一个可以不断地对意识形态进行复制和再生产的最佳装置。电影的发明使人借助摄像机再现了客观世界,成为了大众观众自身现实生存境遇 的一种重要方式。因此很多时候人们将电影视为传媒中的一种主要的仿真手段,其本身不再是客观对象的表现和反映,而是真实实际的复观。《念书的孩子》中的故事情节或许加入了编剧的一些主观臆想,但这些都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或者说对时下中国农村现状、对中国农村留守队伍的仿真再现。开开的父母是中国众多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的缩影,为了生计,不得不抛下年幼的儿童,年长的父母到城市打拼。这自然也导致了父母对孩子的关心和爱护不到位,和孩子的沟通不到位,给孩子幼小的心灵上带来了一定的阴影。同事,作为留守儿童他们往往被爷爷隔代照顾,没有一个很好地倾诉对象,只能找到一定的精神上的依托。开开便将自己的精神依托于一只自己捡到的流浪狗小胆儿,将自己的心事同小胆儿倾诉,将自己的喜悦同小胆儿分享。而这一切归根到底,都是长期形成的二元城乡结构的诟病,这是中国5800万人留守儿童的缩影。当然,在开开爷爷身上发生的故事,也是时下农村留守老人的一个缩影,年纪大了却无人照料,有很多老人不仅要照顾自己的身体,还要照顾孙辈,可谓是子孙“相依为命”。